潜江新闻网欢迎您
首页 > 社会 > 旅游 > 景点推荐 > 正文

新疆亚西达西湖 在通透中静静跳动
2013-01-22 08:54:04   来源:    分享到:

我在车上昏昏睡着,虽然在座椅上睡一晚上很不舒服,但我依然一直昏睡着。

离开了都市,我似乎终于能肆意的睡去,不再有那么多的诱惑,不再有那么多的牵绊,不再有那么多的怅然。

车在沉沉夜色中穿过天山,驶向亚西达西湖。

我 记不清这是第三次还是第四次去那个地方了,但是我却清楚的记得那里的妖娆、那里的妩媚和那里的婀娜。那是在浓烈中的淡然,或者说是被淡然包裹着的浓烈。在 所有的印象中,胡杨都是沧桑、遒劲、雄浑和粗粝的,然而,却唯有那里,胡杨被赋予了新的性格,从冷峻的硬汉变成了少女般惊艳,谁能想到,苍茫的胡杨能和柔 美在那里统一,营造出迷人的优雅。

一片云每次往那里发队和谈起那里的时候都特意强调亚西达西湖是上帝的一滴眼泪,很有诗意的摸样。我不知道这小子是从哪里扒拉来这句话的,只是感觉如果说那里是“眼泪”未免有点哀愁,即使是上帝他老人家的眼泪,也一样令人觉得无奈与黯然。

我觉得,那里是沙漠之中水晶般的精灵,轻轻荡漾,空灵无声。

亚西达西湖

亚西达西湖

就从一片云说起

一片云站在那里,挺着圆乎乎的肚子,被脸蛋挤占的眼睛在三分之二点五的时间内都是眯缝着,这就很有点丰衣足食并气定神闲的架势。他在QQ群里有段时间叫村里的小地主,我觉得这个名字极其的到位,这说明,一片云对自己有着清醒和正确的认识。

我第一次去亚西达西湖就是和他去的。但那一次一片云记错了路,害得大家折腾了好几个钟头才到了湖边,然而这不是最悲惨的,最悲惨的是那一次一片云沦落帐外,在寒彻的11月的湖边露天睡了一夜,人生凄凉。

关 于这件事情,一直有着两个版本,一个是一片云的版本,大意是说:有一少妇,携一七岁子报名参加活动,但此少妇为首次参加户外,无帐篷,于是一片云助人为乐 舍身相助无私奉献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优良品德再次得以闪现,义无反顾的将自己的帐篷让给了这一对母子,自己则躺在篝火边过夜。

在这个版本 中,一片云的形象伟岸而高大,崇高而善良,完全有资格提名入选感动中国十大风云人物。但是人民群众却普遍对一片云自述的这个版本表示高度的不认可。显而易 见,如此狗血的一个事件背后肯定有着好几卡车隐秘而曲折的故事,这个版本太没有娱乐性,满足不了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娱乐要求。

在人民群众中间,流传最为广泛的是以下这个版本:

事 实上一片云早就打好了算盘要和人家混账,但谁料该到进帐篷的时候,人家的儿子死活不愿意,说什么也不让这个留着口水的怪蜀黍进帐篷,反正人家小孩一看一片 云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一片云无奈,只得抱着睡袋四处踅摸,当天的营地扎了好几顶帐篷,基本上帐篷里都是男的,只有一顶帐篷里是两个女的,于是一片云抱着睡 袋就钻了进去,要睡到人家中间,那两位女士倒也没有跟一片云客气,什么也没说,一人飞起一脚就将一片云给踹了出来。一片云欲哭无泪,只得默默钻进睡袋,在 篝火边凑合了一夜。

在这个版本中,一片云可以入选年度十大悲情人物。

显然,这一个人生经历对一片云来说是杯具的。帐篷被人给 占了,被一个小孩给挤兑了不说,最终还惨遭女人的毒打。我估计,一片云之所以念念不忘亚西达西湖是什么上帝的一滴眼泪,很大的可能与这次遭遇有关,亚西达 西湖给一片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哀愁,事实上,那不是上帝的眼泪,那是一片云心中的眼泪。

不管怎么说,亚西达西湖见证了一片云的成长,而一片云第一次学摄影也恰好是在这里,从第一次学摄影拍片,到刚做为领队不久而带错路、第一次混账被驱逐直至被女人飞踹,亚西达西湖已经成为一片云生命中的一个组成部分。

如今的一片云,已经不再是以往的一片云,他已经茁壮或者不太茁壮的成长了起来。如今一片云只要一发现有人拿着相机对着自己,马上下意识的会摆出一个动作:侧身、挺肚,双目平视镜头、目光力求锐利、然后胖手一抬,直指对方,很有点指点江山的牛B模样。

什么是亚西达西湖?

对于这个亚西达西湖,迄今为止可查阅的资料很少。事实上这里是轮台县的草湖乡。但是据说草湖乡的所谓草湖早已干涸,居民也早已迁走,而所谓亚西达西湖,只是草湖留下的最后一抹风景。

说这里是湖,其实更像是低洼的沼泽。但正是因为这样,这里的水洼互相环抱,犹如莲花般绽放,胡杨在水中摇曳,水泽将胡杨围绕,使得景色分外旖旎。

这里的水中,鱼群穿梭,有人据说见过大鱼,而我所见的,都是结对而行的小鱼。有鱼,便自然就有了水鸟和野鸭,在湖面上呼啦啦的起落,让这里更增添了人间乐土的意境。

前两次我来这里的时候,还有人在湖边出租船只,这次却只见小船破败的停在浅泽之上,倒是岸边上种植的农作物似乎愈发的多了,除了以前我所见的打瓜和棉花,这次竟然还见到了枣树苗,过来过去,我也只是在岸边见到了一个中年男子,不知是在种地还是在看场子。

水面的南侧便是沙丘,其他三面则都是虚土盈尺的干滩,生长着一个个大坟包般的梭梭柴,很典型的南疆荒漠。

亚 西达西湖的水面每年也大小不一,前年去的时候,水面便退缩的厉害,直让人怀疑其就要干涸,今年一去,却见水波浩淼,水量丰沛。其实南疆地区的湖与北疆不 同,大多很浅,因而很容易受到外界影响而变化,即使牛叉到如罗布泊,该干涸了,还是干的一滴水不剩,只留下个诡异的大耳朵。

然而今年水面的 增大,对摄影爱好者来说却并不是个好消息。因为只有当水面缩小,这里莲花般环绕、相套的水面才会更加的千姿百态、峰回路转,各式各样的滩涂、湖心岛、半岛 花样繁多,随便抡起来相机照一圈就会斩获颇多。而水面一大,湖的形态便趋于单一,这对狂热追求构图的人来说,无疑有些郁闷。

美丽的亚西达西湖

美丽的亚西达西湖

当然,到了这里不就是为了拍照片吗?

如果你没带个照相机,那么就算你到了这里,也似乎是白来了一趟。这里的美丽如此独特,气质如此迷人,不拍照的话简直有种暴殄天物的感觉。

胡 杨林在这个时候大都已经黄透,透着桔红的色泽,我一扎好营,为童鞋们挖好了烧火的坑,匆匆喝了两口稀饭,便沿着湖转悠,原打算顶多两个小时便能转回来,谁 知因为了今年的水大,水面暴涨,增大了湖的面积,而且在水面的南侧,不知道什么人种植了大片的棉田等作物,挖出了引水渠,使得绕行的距离大大增加,我们从 10点多转到了下午3点多才算转完。

虽然转的时间比预期的有点长,但却也选好了几处布局不错的拍照地点,而且这一天,天空在大多的时候白云缭绕,颇为少见,也使这里的画面更加生动起来。

回到营地稍事休息,便听到一片云和琳雅大喊抓饭好了,叫大家排队来打饭。我吃了几口一片云的抓饭,还不错,味道还真还像那么回事。吃完抓饭,天色便已不早,于是拍照的人们一个个从帐篷里钻了出来,四面八方的消失在斑斓的胡杨林中。

太阳很快的向西边坠去,虽然阳光依然明亮,但是整个天空的光线开始变得柔和与温暖,胡杨林在这样的光线下,愈发的妩媚与鲜艳,似乎一切都在这样的阳光中即将融化。

我和逗逗、悠悠、流浪的风等一票人走走停停,到处瞎拍。遥远的白桦林白天跟着我绕了一圈湖,基本上走到崩溃,后半程边走边念叨着要吃肉。现在,她则死活也不出来了,抱定决心要坚守在营地吃烤肉,索性将她的5D给了花正繁去代拍。

当 太阳偏到了远处的林梢,光线似乎是在瞬间便变得瑰丽而奇幻,整个胡杨林一时间彷如蓬勃的烈焰般一片金红,那样的色泽是如此跳跃,毫不含糊的独霸了人们的整 个视野,那种异常的鲜艳甚至让人产生不真实的感觉,宛如童话世界的调色板,水面也在那一刻宁静而安详,默默承受着这火一样的色彩,在怀中将那些浓烈轻轻荡 漾、静静散开。

原本悠闲的我们顿时间觉得时间不再够用,疯狂的开始拍照,纳入镜头的每一个画面都放佛是一幅绝美的油画,都放佛是一曲磅礴而悠然的乐章。

大自然是慷慨的,也是吝啬的,这一片炫目的金红飞快的来,更飞快的去,转瞬间,夕阳便已隐没在遥远的地平线中,天空和水面呈现出淡淡的紫红,这迷幻的紫红色迅速的变暗、变冷,直到那些树木的剪影渐渐地模糊,渐渐地隐匿在沉沉的夜色中。

随身音箱里,播放着马斯奈的《沉思曲》和舒曼的《梦幻曲》,那优雅的旋律此时在林间盘绕,在水面流淌,在微风中悠然倾泻,在这人间的美景中吟唱。

逗逗感叹道:这曲子,也太应景了。

拍照,不是唯一,精神与物质要高度统一

显 然,一部分人就是到这里拍照的,端着个单反咔嚓咔嚓的拍这里如画的风景,固然一个个看起来都很专业,很牛叉的样子,但事实上谁也没靠这个吃饭,也就是说, 大家伙都是拿拍照当做一项个人娱乐,再说清楚点,就是:大家都是来玩的,拍照,只不过是玩的一种形式。既然如此,这就决定了大家的行为方式,一切不过以瞎 折腾为出发点,以傻开心为终极目标。

也许别的队伍里会有专门以摄影为生的童鞋,但至少我们的这个队伍没有,而且我相信以摄影为生的人一般也 不会跟随一个户外队伍周六周日跑出来。真正搞摄影的人理论上都是和疯狗一样的状态,可以一跑出去就几个月不回家,腰里别两块馕就能在一个地方蹲几个星期不 动窝,为了等一道光可以把胡子等白,没这种精神的,趁早别说自己是搞摄影的,当然,有这种精神的,基本上也就属于精神病。

但我们不是,我们就在一种情况下接近精神病,那就是喝酒。

既然是出来玩,是娱乐,那酒精自然就是最有效的助燃剂。第一次来到亚西达西湖,也就是一片云沦落帐外的那一次,记不清是谁提了一桶酒,大家围着篝火轮着喝,有人唱歌、有人吟诗,当然还有人呕吐。

这次,一片云早早的就召集大家点起了篝火,红柳烤肉,而我们因为拍照的地点离营地较远,因而赶回来时,烤肉早已告罄。于是我冲上前去烤了一堆鸡翅,算是补上了没吃上红柳烤肉的缺憾。

一片云在这次整个的活动中充分显示出了重要性,早上先是给大家炖肉汤,中午则是给大家做抓饭,晚上除了烧烤之外,还带来了一个蛋糕,给摩卡过生日。

我在烧烤鸡翅的过程中,遥远的白桦林端着酒瓶满场子抓人喝酒,看到我在烤翅,生怕我的酒喝少了,在身先士卒和我狂喝之外,还不停的发动群众来和我碰杯。

不 过喝酒的战场很快就转移到了我们的帐篷边,这也就标志着喝酒队伍已经完成了优化和重组的关键步骤,不胜酒力的、喜欢清静的、一门心思与心上人浪漫的等等都 迅速在公众视线中消失,而充满斗志的、类似于渗坑、脑袋被喝坏的等等则从众人中脱颖而出,聚在一起继续深入。大家乱七八糟的吃食铺了一地,遥远的白桦林带 来的风干肉也被烤了烤作为下酒菜,事实上每当到了这个阶段,吃什么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酒,要有歌声。

在湖边林间,大家轮转着酒杯,大声嬉笑着,歌声在大家的欢笑中传递和奔涌。

然而那一晚除了这样的歌声,还多了一项内容:谈人生。而且谈的很深入。

当 然,每个人对别人所谈的人生兴趣点不同,于是这个人生便谈的五花八门好似脱缰野马,一不留神就拐入成人话题。有人从三岁开始谈起,有人则谈到了纯洁的异性 关系,还有人谈到了价值感世界观的改造,摩卡在被追问婚前谈过几个女朋友的时候则一直冒冷汗,老感觉身后有一双冷飕飕的眼睛在注视,这不奇怪,因为摩卡的 老婆就在他身后的帐篷里装睡,一直立着耳朵在严密监听。

如果说欣赏亚西达西湖的美丽是一种喜悦和收获,那么,当我们坐在湖边饮酒欢笑,又何尝不是一种喜悦和收获?

如果说饮酒于湖边林间是一种对人生的释放和抒怀,那么,当我们漫步在金色的胡杨中,又何尝不是一种释放和抒怀?

人生由一个又一个节点组成,也许我们不知道下一个节点将转向哪里,但是我们至少能够选择我们现在正在进行的节点,选择对自己的抚慰。

对于亚西达西湖这样一个地方,我也许以后还会再来。其实,重要的不是拍照,更不是在这里喝酒,重要的是在这里对人生中这些优美的欣赏和沉浸。

我坐在返程的车上,继续沉沉睡去,依然是那么的不舒服的姿势,我知道,明天,我将依然生活在灰色而繁琐的都市中,然而,正是因为我每一次的出行,胸中都满载回一片通透的靓丽,我的生命才因此而充满了希望。这,才应该是我生命的常态。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人生的一大乐事 在怒江大峡谷风驰电掣
下一篇:转山去 换个角度看拉萨(组图)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潜江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由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潜江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新闻热线:0728-6230933 广告热线:13997969898 技术服务:15307228811

中共潜江市委宣传部主管 潜江市网络新闻中心主办  鄂新网备1320 鄂ICP证060955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备案号:鄂备2011012

潜江新闻网 版权所有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