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江新闻网欢迎您
首页 > 社会 > 社会热点 > 正文

“恐归族”“恨嫁族”“城漂族”春节遭遇“爱的烦恼”
时间:2017-01-30 10:17:28   来源:新华网    分享到:

  新华网济南1月29日新媒体专电(记者叶婧 潘林青)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春节假期是家人团聚、共享天伦的美好时光,可对“恐归族”“恨嫁族”“城漂族”等来说,这种亲人相聚的甜蜜时刻还有些别样烦恼在心头。

  “如果用1到10来表达‘恐归’指数话,我大概能有8或者9。今年为了从家里早点回来,我主动申请了假期加班。”在深圳工作的江西“95后”女孩胡敏敏说。

  今年是胡敏敏在深圳工作的第三年,她没有固定职业,经常做些兼职,比如网店运营人员、化妆学校老师等。胡敏敏所说的“春节加班”,指的是在化妆学校教授初三年级的课程。

  胡敏敏说,她喜欢回家过年享受“浓浓亲情”,“恐归”恐的是花销太大。“春节走亲访友,总不能空着手去。有一年过年,几乎每家亲戚我都送了礼物,每个孩子我都给了红包,总共花了2万多元。为了省钱,我回到深圳后吃了好长时间的方便面。从那以后,我就成‘恐归族’了。”

  和胡敏敏不同,江西南昌女孩白樱最怕的是春节期间亲朋好友问她“有对象了吗”。“我已经32岁,‘恨嫁’已经‘恨’了好几年了。从大学毕业那年父母就开始暗示我可以找对象带回家了,到现在都7年了,我却还是‘光棍’一条,身边闺蜜也陆续嫁人,家里的妹妹都结婚了,过年期间‘七大姑八大姨’几乎每人都要催我几遍,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白樱说。

  白樱名牌大学毕业,目前在一家国企工作,父母都是退休教师,在别人看来她是“人生赢家”,但是结婚成了最大心病。“找个能真心对我的爱人,结婚后过安稳小日子,这是我新年最大的愿望。”白樱说。

  相比于“恐归族”“恨嫁族”,山东胶东小伙王军把自己归为“城漂族”,他过年回家最怕的是顿顿喝酒。“头整天晕乎乎,胃整天辣辣的,真是怕了。”王军说,老家在农村,春节没啥事儿,亲戚朋友就聚在一起喝酒。他的酒量不好,每喝必倒,但不能不喝,怕伤了和气。

  王军在北京工作,平时也经常有些应酬,但喝起酒来比较随意,鲜有拼命劝酒的情况,和老家的“酒风”相差甚远。“其实我也知道,老家人实诚,劝酒是他们表达感情的一种方式。但要是每次能随意喝一点,别频繁劝酒,这年过得就完美了。”王军说。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全球首个9亿吨大港如何诞生?
下一篇:最后一页

图片新闻
  • 除夕夜京津冀10城市重
  • 年初一 近30万人逛龙
  • 在我的心里、歌声里,
  • 我们回家,带着春风真
  • 浙江一公司为员工买过
  • 1.68亿人集齐支付宝五
热闻排行

凡本网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潜江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已经由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潜江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新闻热线:0728-6230933 广告热线:13997969898 技术服务:15307228811

中共潜江市委宣传部主管 潜江市网络新闻中心主办  鄂新网备1320 鄂ICP证060955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备案号:鄂备2011012

潜江新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