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潜江市人大信息网 | 潜江人民政府信息网 | 潜江市政协委员会
手 机
网 站
云 上
潜 江
官 方
微 信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媒体聚焦 >

[荆楚网]书法家刘卫东 释放自我天性 方能玩出“墨韵”
时间:2020-11-17 15:07:55   来源:荆楚网    分享到:


 
扫码看视频
 
  □楚天都市报记者 林楚晗 摄影:通讯员 吴燕军 视频剪辑 王鹏
 
  刘卫东一身唐装,脚蹬布鞋,长发飘飘,长须冉冉,一副仙风道骨之姿,人群中格外耀眼。“山本布衣,躬耕陇亩,性嗜酒,喜交游”,这是刘卫东对自己的评价,也是记者对他的初印象。
 
  十月末,天气渐凉,小雨淅沥,记者在位于潜江的“玩墨山房”专访书坊主人刘卫东,听他讲述他和书法之间的故事。
 
  今年48岁的刘卫东,字东山,号髯公,别署赤竹居士。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湖北书法百人工程书法家、湖北省文联中青年人才库成员、湖北省书协楷书委员会委员、潜江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水乡流韵》诗刊主编。曾获第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佳作奖,近20次参加中国书协主办的展览和国际书法邀请展。
 
  “我其实是一个野路子,没有真正拜师学习过书法。”除了在十几岁时上过书法函授课,刘卫东再没有系统学习过书法,全靠自己琢磨,但这并不影响他在书法上展现天赋和拥有独到见解,“学书法要学会独立思考,要永远秉持一种怀疑态度。”
 
  丰富的经历,让我对书法有更多感悟
 
  楚天都市报(以下简称楚):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写字产生兴趣的?
 
  刘卫东(以下简称刘):我的书法启蒙老师是我的父亲,他年轻时就喜欢写书法,我常在旁边看,那时候我就觉得写字这事挺有意思。
 
  但刚上小学的时候,我的字写得并不好看,写字作业我永远是挨批的那一个。转折发生在小学四年级,有一天我正在写字,前半段写得依旧歪歪扭扭,但是到后半段,字突然写得好看了起来。这样稀奇的事情老师自然不相信,问我找谁代写的,我当着他的面又写了一遍,他这才又惊奇又欣喜。我想很有可能是因为我小时候老是看父亲写字,对字的间架结构牢记于心。那以后整个学生时代,我的字一直都是班上最好的。
 
  楚: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真正接触书法的呢?
 
  刘:15岁上初三的时候。那个年代硬笔书法很流行,掀起了一股硬笔书法热潮,各种钢笔书法比赛铺天盖地。当时上海有一个硬笔书法比赛,我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寄了一幅作品过去,没想到获了一个优秀奖。这让我开始对书法真正关注起来,最初用钢笔练习小楷,接着开始用毛笔练习。当时家里条件并不好,父亲一个月几十元钱要养活一家五口人,学书法买笔墨纸砚的开销很大,但只要我说要投稿参加比赛,父亲都很支持,尤其是看到我获奖,他就更开心了。
 
  通过比赛我认识了一些朋友,在交流中我发现,如果对书法历史、书法理论没有一定了解,是没有办法进行沟通的。这督促我不断去学习。
 
  楚:听说你的人生经历很丰富,干过很多工作?
 
  刘:我算是一个叛逆少年,上完初中就没再念书了。我干过很多工作,在酒精厂、供销社上过班,18岁又去当了3年兵,后来又去海南当过3个月装修工人。辗转回到潜江后,还在老家种过一年田,当过村支书。因生活所迫,我还做过石匠。上世纪90年代流行给祖先刻墓碑,当时我岳父开了一家碑坊,我就坐在旁边看师傅如何刻碑。因为会书法会篆刻,所以我一看就会了,于是我就自己开了一家碑坊,这一做就是11年。因为我刻的字好,工艺也好,很多人慕名来找我订制,生意最远做到过洪湖、沙市和荆门。可以说,这十几年中,我们全家靠着这家店,生活有了很大起色。
 
  正因为我有这些丰富的人生经历,才使得我对书法有了更多感悟。
 
  艺术是玩出来的,最高境界是去除世俗羁绊
 
  楚:你说你是个叛逆的人,这种“叛逆”对写书法有什么影响吗?
 
  刘:我一直觉得如果丢掉了这股叛逆劲,我可能学不好书法。当很多人说这个字应该这样写的时候,我常常会有一个怀疑态度,思考这个字到底是不是应该这样写。通过这几十年对书法的学习和研究,我领悟到一个道理,不能人云亦云,要学会独立思考,保持理性质疑的态度,这个对我练习书法有很大的帮助。
 
  楚:你后来开了书法培训班,并给自己的工作室取名玩墨山房,有什么含义吗?
 
  刘:取名“玩墨山房”,我是希望学生们能在自由轻松中学到书法知识,释放个性,玩出“墨韵”,而不是为了学习而学习。很多学生来我这儿学习后说,“刘老师我之前的老师不是这样教我的。”我就跟他说,学书法是要学会独立思考,写出自己的个性,如果你们只是模仿我的字,是没有意义的。我也一直告诉我的学生们,进了我这个门是来玩儿的,我不一定能把你教成一个书法家,我也不是在教你们写字,我只是一个引导者,在引导的过程中释放你潜在的能力。
 
  楚:怎么理解这个“玩”?
 
  刘:其实这也是我学习专研书法几十年后的一个领悟,我认为艺术是玩出来的,艺术的最高境界就是玩儿。人在这个世界上会有很多羁绊,玩的最高境界就是去除这些世俗的羁绊。玩是玩的自己内心的一些想法,这其实是一种自我天性的释放,要学会释放自己的内心世界,释放自己的真实情感。其次,不要有那么多的功利心,如果带有功利心,收获的只是一时,去除功利心,写出来的东西会很纯,甚至会带有一种禅意。
 
  书法中讲究结字有理,在分析这个字的过程中,能悟到很多人生道理。书法学本身,就是一门哲学,是一门在矛盾和统一之间的学问。
 
  楚:你性格这么豪爽,最欣赏的书法家是谁呢?
 
  刘:我最喜欢唐朝的“颠张醉素”——张旭和怀素,因为他们具有创造性,是狂草书法的集大成者。比如张旭的字,狂草笔势放纵,连绵回环,在理性与感性的交织中,把控适度,游刃有余,这点让我十分欣赏。
 
  一门三书家,是圈内人对我们的激励
 
  楚:你入国展十几次,2014年获第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佳作奖,但2018入展中国书协第三届全国篆书展后,这几年好像很少看到你参展了。
 
  刘:我觉得如果盲目投展,有点盲目跟风的意味,这几年我一直在思考,太过重视名利就会掉进一个怪圈,那就是一味迎合展览和市场,反而容易丢掉学习书法的初心。这些年我一直教学生们学会静心,其实也是让自己的心静下来。这几年我放慢脚步,进行休整,思考今后的路该怎么走。但书法我是不会放弃的,我还会继续钻研,因为它是我的全部。
 
  楚:你的家人都在你的带动下练习书法?
 
  刘:是的,我的妻子和我一样也很热爱书法,她现在也是省书协的会员,我的女儿现在是上海市书法家协会会员,圈内人常以“一门三书家”来赞誉和激励我们。平时的生活中,我和妻子会互相切磋书法技艺,探讨与书法有关的话题,亦师亦友,她也是我最亲的人。
 
  楚:除了书法,听说你还有很多其他爱好?
 
  刘:书画同源。这几年,我画画也比较多,然后自学了古琴,没事的时候会弹上几曲,也算是陶冶情操吧。今年疫情期间,我就在家写字、画画、弹古琴,一方面是消除自己的恐慌和焦虑,另一方面也让自己的心不那么浮躁。以前我不喜欢出门游玩,这些年,我发现出去走走可以开阔视野,结交很多朋友,所以我又爱上了旅游。在旅游的过程中,我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书法朋友,我们经常会一起探讨书法和人生感悟。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荆楚网]潜江文旅融合产业加速崛起
下一篇:最后一页

小编推荐
  • [荆楚网]15万亩稻田推
  • [湖北日报]潜江做好防
  • [人民网]第四届中国(
  • [人民网]好戏,永不落
  • [人民网]听!湖北潜江
  • [荆楚网]“花”开潜城

凡本网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潜江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已经由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潜江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新闻热线:0728-6230933 广告热线:13997969898 技术服务:15307228811

中共潜江市委宣传部主管 潜江市网络新闻中心主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2120180014 鄂ICP备12000686号-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备案号:鄂备2011012

潜江新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