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件搜索
当前位置: 潜江网络问政> 潜江资讯

抗日英雄倪辑五

发布时间:2023-11-27

陶家坝地下暗堡群

陶家坝火力防御地图

陶家坝主战场远景图

王劲哉一二八师指挥部

前  言

2023年9月3日,是纪念抗战胜利78周年。虽然抗战焇烟早已散去,但民族的苦难仍历历在目。

在这祭日的警钟声声敲响,抗战烽火一幕一幕又在眼前绵绵然起,此时的我,浮想联翩,夜不能寐。我又一次想起小时候,老人们常讲的浩子囗的抗日英雄倪辑五。我从2019年就开始收集了有关倪辑五的抗日史事迹,这段时间又进行了整理,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讲述给大家。

倪辑五青少年

倪辑五,小名倪玉香,原名倪国瑞,别名倪玉雪,潜江市浩口镇艾桥村人(原江陵县龙湾区洪宋乡淤洲人)。倪辑五1904年出生,9岁上学,在荆门蛟尾念私塾,读完了“十年长学”,在当时算是一个有知识的文化人,人们都称他为“倪秀才”。

倪辑五出生在乱世之秋的年月,年年军伐混战,岁岁民不聊生。年少的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有着远大理想的倪辑五萌生了救国救民之心。在19岁那年在家乡开办了学堂,一心想教育兴国安帮,让适龄的孩子们都接受教育,学堂办的很有特色。

倪辑五弃笔从戎

倪辑五开明办学,受到了当时国民政府的表彰,1927年,倪加入了中国国民党。1931年9月18日奉天事变(柳条湖事件)后,日本侵占了东北三省,这一消息一经传开,全国掀起了抗日的热潮。这时倪辑五血气方刚,怀着满腔的热血决定掷笔以戎。当时倪辑五有位儿时伙伴叫王正辉,此人精明能干,在当地也算得上天之骄子。一天晚上,王正辉告诉他说:“有一支共产党的队伍从江陵开往沔阳,在龙湾宿营”。倪辑五得知消息后,第二天清早他同王正辉等人赶去投奔,可惜去迟了,共产党的部队天亮前开走了。倪辑五只好回到洪宋老家继续教书,但忧国忧民之心时常困扰着他,一月之后,大胆的向父亲提出从军一事,当时父亲死活不同意,父亲说:“我年岁已高,你走了家怎么办?你目前两条路可选,一是教书,二是经商”。倪辑五义正言辞回答:“日本人打进来了,连国都没有了,那里还有家?”随后,他毅然弃笔从戎。

倪辑五从军之路

年青的倪辑五一心从军抗日,但报国无门。这时王正辉邀倪喝酒,各自谈到自已的前途、理想,也谈到国家前途之命运,又谈到守土安民的“黄学会”。酒过三巡,王正辉告诉倪,他做了黄学会的堂主,劝倪参入黄学会,帮忙管理团队,保境安民。说实话,倪根本看不起带封建迷信色彩的黄学会,于是倪萌生了一个念头,黄学会也算得上是一支武装,如能把这支队伍通过教化,打造成一支抗日武装,也算是利国利民的事情。

就在倪辑五考虑如何改造这支队伍之时,李先念所属的新四军团长刘百川,当时任中共江陵县委书记(署名“赤子心”),专门来访找倪辑五。倪虽第一次接触共产党,通过双方交谈,倪对共产党也有了新的认识和了解,两人相见恨晚。经商议,决定安派15名中国共产党民族解放先锋队员加入黄学会。

1938年武汉失守,国民政府退到长江以南,长江以北没有了正规的抗日武装,除洪湖和襄北有新四军活动外,江汉平原很少见到抗日武装,倪辑五与中共江陵县委书记刘百川失去了联系。这时国民党荆门、江陵、潜江、监利四县抗日联防总指挥张希烈来到了江汉,驻军洪场一带。当时龙北区(现龙湾镇)区长田建龙借抗日之名,随意征粮征款欺压百姓。当地老百姓苦不堪言,很多老百姓找倪辑五诉苦。为此,田建龙打算利用张希烈除掉倪辑五,但被倪辑五识破,他通过周密部署,以突袭的方式在北河囗设埋伏,封锁船只,活捉了张西烈并将其杀死,缴获枪枝600多条。

此时倪辑五怕国民政府追究他的责任,打算投奔共产党。这时,王劲哉的一二八师来到了江陵。当时王劲哉在抗日战场上名声显赫,威振敌胆,于是,倪带领黄学会和张西烈的旧部,在“资福寺”(现江陵资市镇)加入了一二八师,任独立团团长。

监利县柳关大捷

倪辑五随后跟着王劲哉转战洪湖、监利、沔阳等地,共参加大小战斗几十次,多次立功受奖。1940年7月上旬,他接到师部送来通知,到师部参加紧急会议。他赶到师部,看到参会的都是团级以上的干部,知道有大仗要打。这次会议决定,在监利柳关阻击日军一个大队的日军和上千的伪军。在这次阻击战,王劲哉令独立团在最前沿阵地设伏,阻击前来日伪军先头部队。这次日伪军共有一万多人,坦克五辆,大小火炮500多门。

这次战斗非同小可,倪辑五对设伏点进行了全方位的考查,最后决定,在离指挥部20里之外设了多个伏击点。还动员柳关当地老百姓,在鬼子的必经之路上,挖了上百囗陷阱和暗沟。

一切准备就绪后,倪辑五的独立团全体将士早已严阵以待。上午10点钟,远远传来了坦克轰鸣声,五辆坦克一字长龙排开,几百名伪军在前面开路,不时放几枪壮胆,日军的一个中队尾随坦克,后面是骡马拉山炮、野炮等,快速向伏击点开来,独立团早已埋伏在公路两旁青沙帐里,榴弹炮、重机枪、轻机枪、手榴弹正严阵以待。此时的时间显得非常慢,坦克的身影由远而近,一千米,五百米,一百米,五十米,十米、五米,随着一声声巨响,开路的坦克落入陷阱。随之是坦克追尾的碰撞声、骡马惊叫声。再就是独立团火炮、手榴弹、机关枪的怒吼声,如同晴天霹雳,久久地响彻在江汉天地之间。日军的坦克、机动辆和各种支重,在独立团的火炮下然烧,火光四起,密集枪声、爆炸声响成一片,好似打翻了太上老君的炼丹炉。此时的日军大乱,丢盔解甲,官顾不上兵,兵也找不到官。30分钟的枪炮打击后,倪辑伍率独立团挥舞大刀杀入敌群,如同砍瓜切菜,日伪军闻风丧胆,哭爹喊娘,抱头鼠窜。此时大路上和两边农田河沟到处都是日伪军的尸体,日伪军的头和钢盔就像农田里的西瓜到处都是。此时王劲哉的15个团将日军分割成七块包围,日军的大部队变成了七块鲜红的西瓜,让一二八师吃了一个痛快。晚七点结束战斗,歼灭了三千多日伪军。

倪辑五的独立团在柳关阻击战,打出了威风,也大大的提升了倪辑五的独立团在一二八师的地位,倪辑五的独立团也在监利周边家喻户晓。

陶家坝大捷

1940年8月中旬,虽说已立秋,江汉平原天气仍然炎热。盘踞在沔阳(仙桃市)的日军从武汉增加了一个甲种兵团和几个混成旅,由日军大佐古贺一郎亲自指挥,兵分三路向一二八师布防的 洲河快速奔袭而来。日军这次行动是为了消灭128师,打通荆沙,进攻襄樊,扫除西进之障碍。这次日军出动4万正规军,还有几千皇协军,飞机40架。炮艇10艘,坦克30辆,一千多门火炮。战线从洲河延长至三汊河麻濠渡,几十里战线。这次第五战区最高长官李宗仁,委命一二八师王劲哉为江汉抗日总指挥。这次日军兵分三路,一路从武汉、一路从沔阳、一路从白庙向陶家坝发起进攻,直指百子桥王劲哉的指挥部。

一二八师全体官兵早就严阵以待,从“柳关大捷”之后就开始备战。由于倪辑五在柳关阻击战表现出色,王劲哉的作战布置多方争求倪辑五的意见,制定了详细作战计划。在大战之前,开了战前动员会,王劲哉颁布战斗生死令(训条):“幸生不生,怕死必死”。此时百子桥全体官兵高呼“训条”,声音响彻百子桥上空。每个团出征的官兵都要到师部门前接受王劲哉的捡阅,并宣誓训条,然后进入阵地。

这次战役中,倪辑五奉命带五个营阻击来自沔阳方向的日军,任务是先灭消日军先头部头,截获日军的军火物资和给养,再把剩下的日军诱引到陶家坝的地堡群火力网,然后一举消灭。

倪辑五不负众望,带领独立团的五个营,外加一个炮兵连、一个工兵爆破连,顽强地阻击日军三天三夜,截获了大批粮草及武器弹药,把日军的后续部队引进了火力伏击圈,为这次陶家坝战役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三天后拂晓结束了战斗,倪辑五带领战士们凯旋归来,受到了当地老百姓夹道迎接。战士们三天三天没有洗脸,除了牙齿是白的,全身上下全是黑色的血迹,一个一个如同天神下凡,把小孩吓得哇哇大哭。当倪辑五带着得胜官兵来到指挥部前,王劲哉一行早就在指挥部门前等候……。

这次陶家大捷,重创了日本人的气焰嚣张,大大的提高了全民抗战的信心。倪辑五所在的一二八师得到了抗战以来最大的嘉奖,收到了来至全国各地的贺电慰问,中央社发表了专题社论“陶家坝大捷”,新华社也发了头版“民族之希望”。八路军和新四军总部都发来了贺信,李宗仁一行还专程慰问并接见倪辑五等人,并一一给予了奖励。

血染千里洪湖    

1943年抗战进入了最艰苦时期。日军为了扫除西进路上障碍,倪辑五所在一二八师成了敌人的眼中钉。2月10日,日军集结十万军力,向一二八师袭来。日军进行了周密布署,实行前后包抄,左右合围,对所有道路、湖河港汊,釆用重兵把守,完全阻断了撤退的道路。

从2月12日起,一二八师四面受敌。日军坦克、飞机、舰艇,铺天盖地地向该师前沿阵地狂轰滥炸,导致前沿阵地的工事一次又一次被摧毁。倪辑五所在的一二八师官兵,在无险可守情况下,仍利用一些天然屏障与日军顽强拼搏。王劲哉在洪湖西北方的 关圣庙亲自督战,鬼子的包围圈不但地收紧。倪辑五的独立团紧随师部,边打边突围到柏子桥,日军又尾随包围了柏子桥,倪辑五身先士卒带领独立团保护师部突围到 廖家桥。师部还没等安设好,日军又一次包围过来,战士们连饭没顾得上吃,又拚命突围到洪湖边上 湖垸子村。倪辑伍的独立团护着师部到湖垸子村不到20分钟,日军又围了上来,师部再次向湖边 官湾突围,这时一颗子弹打穿了王劲哉的右腿。王劲哉立及下令:“各团立即进湖,各自为战,想办法撤离”。

一二八师全体将士在洪湖周边浴血奋战了20多天,被迫撤进了千里洪湖与敌人周旋。此时,日军把整个洪湖团团包围,一千多日军乘坐汽艇在湖中搜寻。倪辑五带领独立团剩下200多人,师部直属团也只有400来人,同志们利用湖中的小岛和芦苇丛作掩护,在湖水中与日军展开游击战,向着西北 龙湾方向且战且退。

一天清早,王劲哉对倪说:“我们目标还是太大,只有再分散突围,你带走一个直属连和独团剩余200人,独自突围”。临别时,王劲哉再三嘱托:“你是本地人,我相信你一定能把部队带出洪湖”。当时倪辑五含着眼泪,在师长面的发誓:“我一定不负使命,把部队带出洪湖,重整一二八师”。

此时正值二月,湖水冰冷,寒气袭人,将士们利用天然屏障与日军作顽强战斗,但始终摆脱不了日寇追围堵,战士们居无定所,各团减员一大半,有的整团全体战死。一二八师两万多将士在这遍红色的土地上,为了振新中华民族,热血洒在了这遍土地上。将士们的鲜血染红了千里洪湖,染红了万里长江。此时的大地是红色的,天空也是红色的……。倪辑五所在的一二八师英雄们,用青春热血写就了民族的悲壮,这一伟大壮举惊天动地,此时的阵阵春雷为千万烈士奏起了哀乐,此时的阵阵寒风烈士吹落了满天泪雨……。

倪辑五告别师长,带领300多人在洪湖又与敌周旋了三天,在离洪湖西北岸不远的地方隐藏了起来。此时太阳已快落山,湖面上的汽艇轰鸣声渐渐远去,枪炮声也浠松了许多。倪辑五召开了临时会议,决定今夜突围出去,设定突围时间和路线。突围时间定为零晨一点钟,分三处突围,两头突围点与中间突围点相距两公里远。中间一路带足枪支弹药、火种然油,到湖堤边鬼子监时工棚放火,组织强大的火力佯攻,吸引两头守堤鬼子赶来增援。等中路吸引鬼子后,两头同时向堤上突围,每个战士只带一把枪和马刀,所有的物品装备(干粮、重武器,背包等)全部丢弃。等两头突围开始后,中间佯攻停止,等鬼子赶往两头,中间的一路再趁机突围。

午夜11点,两头突围点队伍借张昏暗夜色慢慢地靠近了湖堤边。午夜1点钟,中路佯攻的机枪声,步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同时响起,湖堤上工棚火光冲天。此时风助火势,火助风威,火光映红湖面,也把几里的湖堤照得通亮。一颗红色信号弹升起,两头突围的战士,挥舞着马刀,一呼百应冲向湖堤。中间佯攻的战士看到信号弹升起,停止了进攻,鬼子急忙赶往两头,中间一路趋机突围。

倪辑五兵分三路,成功突围出去,一下子跑了几里路。湖堤上的枪声也渐渐远了,所有战士在指定的地点会合。这次突围独立团损失很小,只有20多人轻伤。此时倪辑五悲喜交加,跪在地上,面向洪湖方向放声痛哭:“老天爷,你为何不睁眼看一看?我一二八师两万多将士,仅仅一个来月,几乎全军覆没在这千里洪湖”。

倪辑五带领独立团200多人,突围上岸,到了周河,当地老百姓都拿来干净衣服让战士们换上,又让战士们吃上了热饭菜。乡亲们要求战士们休息到天亮再走,倪觉得离洪湖太近,怕连累乡亲们,连夜经过福田寺、周沟、黄歇囗,赶到龙湾铁匠沟,独立团一路上又收集了一些一二八师一些子弟兵。

投奔新四新

倪辑五回到江陵县龙北区(现龙湾、洪场、张金河一带)老家,一心想重建一二八师,向鬼子讨还血债。1943年3月上旬,新四军挺进了襄南,襄河分区参谋长李人林率部来到了洪家场,成立了由张礼成负责江陵县军政联合办理处。3月中旬,李人林派人持信造访倪辑五,倪像没爹娘的孩子见到了救星,带领一二八师的旧部300多人参加了新四军。当时一二八师田美艾部还一个营100多人枪在周边活动,通过倪过工作,也加入了新四军。倪又出面将原国民党大队杨华堂300人一起加入新四军。一二八师的旧部编为江陵县抗日自卫团,倪辑五任团长兼中共江陵县县长,在老家龙湾一带同日军展开游击战。

1943年初秋,倪辑五又接任鄂豫皖边区江陵县行政委员会主席,新四军五师三四二团建立后,倪任团长,率部活动在龙湾、熊囗、瞄新场一带继续开展敌后抗日。

西荆河截48船棉花

1944年深秋,日本人从江陵周边抢夺了一批棉花,在张金河镇打包,准备运往沙洋。这事被中共地下党眼线查觉,报告了李仁林,李立即派人把这事告知倪辑五,并指示倪迅速查明此事,争取截获这批棉花,解决新四军过冬棉衣问题。倪辑五接到指示,立马通知张金河一带所有眼线侦查,当晚眼线回来报告,确有此事。棉花在张金河打包已基本完工,日本人戒备森严,24小时轮番看守,无法靠近。

第二天倪继续派眼线到张金河周边侦查,发现日伪军在张金河周边征用民船,好多船只已拖到了张荆河。倪辑五分析这批棉花要走水路运走,但不知棉花运往何方?第三天各路眼线继续侦查,晚上西荆河沿路眼线向倪辑汇报,沿西荆河的洪场、浩子口日伪明显增加了兵力。当晚倪辑五把侦查的情况汇报给李仁林,李立马召开紧急会议,商量如何截获这批棉花。 根据眼线侦查汇报的情况,全体参会人员进行了仔细分析,大家一至认为:日伪军征集船是为运棉花,浩子口,洪场兵力增多,说明运棉花的船要从西荆河水道向北,运往沙洋或武汉。因为沿西荆河浩子囗一带是倪辑五家乡,李仁林把这次截获棉花的任交给了倪辑伍。

倪辑五连夜赶回铁匠沟驻地,乡村的鸡已开口叫了,倪整夜没合眼,一清早起床,召集三四二团连以上的军事会议,商量如何截取棉花。大大一至认为,目前要弄清棉花船什么时间起运?截获棉花的伏击地点选在什么地方?早饭后,倪辑伍一边派眼线打听棉花船起运的时间,自已亲自沿西荆河进行仔细侦查,最终把截获棉花船的地点选在西荆河边的“方咀村”。方咀村是西荆河的一个拐弯点,此处东临返湾湖,比较隐蔽,又能看清荆西河上下游河面情况。最后决定在方咀采取两岸伏击,两头阻击,中间抢夺的方案。由一营在方咀以北埋伏阻击洪场、浩口增援的日伪军,二营埋伏在方阻以南阻击张金河增援的日伪军。三营在方咀埋伏,截杀两岸护送棉船的日伪军,抢夺棉花,配合民兵和当地老百姓把棉花运走。

当晚张金河眼线送来情报,日伪军在连夜装船,估计天亮开始起运。这次护送棉花船的是日军一个小队,有50多人,配备轻重火力,每只船头有两名日军守护。倪辑五派人早在近水的两边河岸各挖了几十个掩体,全团几十名神枪手隐蔽在掩体内。三营官兵在西荆河方咀段两岸路边的青纱帐埋伏,严阵以待。

8月15日,天刚蒙蒙亮,运棉船开始起运,48条运棉船一字长龙向方咀方向驶来。日近晌午,远远能看到运棉船的影子,此时虽已立秋,天气仍然炎热,30多度气温让埋伏的官兵们汗流夹背。12点钟,运棉船已快接近伏击点,可清楚的看到每只船的船头上两名日军悠闲吹着河风,船尾一名船工在推桨把舵,河边还有两名民工弯着腰拉纤。两岸护送棉船的日军,虽然被太阳烤得满头大汗,但还是随棉花船警惕前进。

随着河面上枪声想起,船头上的白军纷纷栽入水中,些时,西荆河东西两岸的三营官兵,手榴弹、枪关声、步枪同时响起,不到半小时全歼日军。此时,在返湾湖中隐藏的上百条船一起朝方咀村的湖岸边驶来。几百民兵和地方老百姓蜂涌而上,把西荆河里的48船棉花搬上岸,装上了一百多条小船上,驶入了茫茫的返湾湖。后来这48船棉花一周后送到襄北新四军根据地,为新四做成了过冬的棉衣棉被,倪辑五的三四二团受到了新四军总部的嘉奖。

倪辑五转入地方

1944年冬,鄂豫边区襄南公署成立后,江陵县行政委员会改为江陵县人民政府,倪任副县长,兼任襄南参议会常任委员。1945年春,倪被调任襄南专署水利科任科长,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修复了内荆河堤水利多项工程。同年夏天,兼任直路河上游修防处副处长,倪不顾日伪军袭击,带领民工苦干了一个月,赶到洪水到来之前,抢修完了直路河月牙堤,使熊口、龙湾-等大片抗日根据地的人民生命财产免遭水灾。

1945年9月抗战胜利。1946年蒋介石进始内战,同年2月17日,由于叛徒告密,倪被国民党部队抓捕,作为重案犯送进了沙市“警世堂”,后经我地下党多方周旋,才将倪转入沙市地方法院监狱,倪在监狱受尽了折磨,仍坚强不掘。

1949年,人民解放军兵临城下,国民党部人员怆惶逃离,倪得到解救出狱。建国后,湖北省政府主席李先念委任倪为荆州专署水利局副局长。此后倪带领水利团队多次考察四湖地区的河、湖、港、汊,在四湖工程改造及江汉平原湖区整治中,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倪辑五后来历任江陵县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湖北省第一至第三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政协湖北省第一届委员会委员;后调任荆州地区长江修防处副处长。1977年3月23日病逝于沙市。

后   记

抗日英雄倪辑五生平传记,不是几千上万字就成够讲述清楚的,还有很多事迹材料还在收集整理之中。

倪辑五一生忧国忧民,为振新中华民族,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立功立德,在日寇铁蹄践踏我中华时,倪抛家舍业,戎马生涯数年,用青春的热血谱写了一曲华美的乐章,为中华族挺起了脊梁。

文革期间,倪被扣上了“历史反革命份子”的帽子,下放到荆州“五七干校”劳动改造,倪在五七干校白白地浪费了年富力强的十年光阴。1972年,倪的问题得到落实,党组织安排倪回荆州水利局安置,倪笑笑说“还有什么比耕耘、收获更有意义”。倪一生光明磊落,两袖清风,不计个人得失,在他人生旅途上留下了一块又一块有价值的里程碑。也给后人留下了一个又一个传奇故事……。(郑士炎、王远达 收集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