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件搜索
当前位置: 潜江网络问政> 潜江资讯

拥军模范李姣儿

发布时间:2023-11-29

1925年,李姣儿出生在熊口镇赵脑村一个地主家庭,其父李茂彰在乡里当过近十年保长。李家有三个女儿,排行第二的李姣儿因自幼模样俊俏,聪明伶俐,深得其父喜爱,遂有意让她传承家业。为此,李茂彰打破当地女子不进学堂的传统,坚持让女儿上了四年私塾。李姣儿15岁那年,家里为她招了一个上门女婿。两个年轻人圆房还不到半年,一天,女婿在田间劳作,被过路的一队日伪军开枪打死。人死不能复生,一年后,李家再次为李姣儿招来一上门女婿。

1943年春,新四军五师李人林参谋长率部挺进襄南。5月,共产党在洪宋场成立抗日民主政府。积极拥护共产党抗日主张的李茂彰被选为参议员,并继续当保长。李茂彰响应新四军的号召,千方百计凑齐4000块大洋借给部队。对父亲的义举,李姣儿举双手赞成。

不久,新四军部署攻打盘踞在熊口的伪军顽匪朱炳坤。为救治伤员,新四军决定利用天应观古庙地形隐蔽、闲置房屋较多等有利条件建立襄南军分区野战医院。随后,新四军医护人员进驻天应观。李姣儿家离天应观仅半里之遥,加上李茂彰是红色保长,住房条件较好,家里也住进了几位新四军干部。李姣儿把新四军当亲人,虽说是地主家的小姐,她抢着为新四军洗衣服,家里做了好吃的饭菜,端给新四军去吃,园里的瓜果熟了,送给新四军先尝。

6月,熊口战役打响,李茂彰参与组织了救护新四军伤病员的担架队。一天,李茂彰忙到很晚才回家,他向家人讲起了打仗的情况。听说牺牲的战士被安葬在天应观附近的王夫台。因为战事吃紧,更因为新四军经费紧张,烈士们只能用一床芦席裹着下葬。李姣儿难过地对父亲说:这些战士年纪轻轻就牺牲了,他们的家人又不在身边,让他们裹着芦席长眠在地下,那怎么行啊!《七姐下凡》中的董永,宁可到财主家当三年长工,也要借钱给亡父买口棺材。您是保长,又是木匠,就不能想想办法为烈士们准备几口薄棺材吗?

看到女儿急切期待的目光,李茂彰夸奖道:说得好,我立马去找首长商量这件事。很快,部队首长采纳了李茂彰的意见。于是,民主政府和部队通过购买或发动群众捐赠等方式,弄到了一些木料,然后组织木匠师傅赶制一批简易的棺材,用以安葬那些牺牲的官兵。为了便于烈士亲属将来认亲,李茂彰和他的徒弟们又制作了一些长1米左右,宽4-5寸的木牌,并根据部队提供的信息写上牺牲烈士的籍贯、姓名及职务,然后将木牌插在烈士墓前。

全国解放后,一些烈士的家人陆陆续续前来寻亲,李姣儿一家人都是热情接待,无论找到还是未找到亲人遗骨的来访者,都对李家人的热心快肠赞不绝口。

从1943年到1945年,新四军先后几次驻扎在天应观及周边地区,时间长的约半年,短的也有两三个月。每次李姣儿家都住着新四军的干部。

有一回,有一位戴着厚厚近视眼镜的知识分子干部住进了李姣儿家。别看他长着一副书生样,却会干很多农活。下地开荒种瓜种豆,下河打鱼摸虾踩藕,在家打草鞋纺线织布,整天忙得不亦乐乎。得知李姣儿上过学,他把随身带着的一本泛黄的《红楼梦》借给李姣儿看。李姣儿平时也就看过一些戏文册子和《薛刚反唐》之类的话本小说,看《红楼梦》有些吃力。他便鼓励她克服困难,加强学习。他发现李姣儿在家除了洗衣服、带小孩和上厨房打杂,别的活基本不干。就借与李姣儿交流读《红楼梦》心得的机会,说了一番话让李姣儿刻骨铭心的话。他说,做人不能像林黛玉那样脱离劳动。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一旦靠山倒了就无法生存。即使靠山不倒,受点委屈也会难以承受。一个人多参加生产劳动,多吃点苦有好处。

离开李家时,戴眼镜的干部特意将这本《红楼梦》留在李家做纪念。李姣儿接受他的忠告,积极参加劳动。家乡解放后,土改中李家被划为地主成分,一夜之间失去了全部财产和绝大部分土地,生活陷入困境。那时,李茂彰已经年老,作为当家人的李姣儿,没有一蹶不振,她领着一家人咬牙挺过来了。她说,是新四军教会她做事做人。

改革开放后,李家人在政治上彻底翻了身,喜讯更是接二连三地传来。李姣儿的长子在文革中饱受磨难,政府给他落实了政策。李姣儿的几个孙辈先后考上大学,事业有成。

晚年的李姣儿,因熟悉新四军在赵脑的那一段历史,被赵脑村小学聘请为开展红色教育的特殊辅导员,很多人戏称她是新四军历史研究活档案。老人家不计报酬,多年如一日义务宣传新四军斗争事迹,为弘扬新四军精神,赓续红色血脉作出了很大努力。

新四军襄南军分区野战医院所在地天应观,解放后被拆除。为缅怀新四军英烈,传承革命传统,以李姣儿为代表的老同志,向村民发出倡议,希望在原天应观遗址上修建一座新四军烈士纪念堂。赵脑村人民积极支持这个倡议,大家自发集资筹建,不要政府一分钱。报告打上去不久,有关部门批复同意。后来,新四军纪念堂建成了,市报一名记者前来采访,看到新四军离开五十多年后,赵脑村人民对新四军的热爱之情依然如火焰般浓烈,感慨之余,他写下了《情,还是那样浓》的专题报道。(作者:赵国发 系园林三小教师   潜江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会员)